二度被通报的党委书记曾亲自安排“黑老大”跑路

(原标题:二度被通报的党委书记,曾亲自安排“黑老大”跑路)

今天的话题,是“扫黑除恶”。

其一,他帮助黑老大当选。

当然,还有更高级别的“保护伞”。

刘参议于2008年组织国土、城管部门对辖区内违法建设予以整治。整治中,他收受园夏村党支部原书记刘杜棋的贿赂,利用职务便利使刘杜棋及其亲友的违法建筑未被依法拆除。

2018年5月25日,已经退休的刘参议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当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李华楠被查之前,2018年9月1日至9月30日,中央扫黑除恶第8督导组对广东省扫黑除恶工作情况进行了督导。

政知道注意到,12月10日,广州市纪委监委通报三起党员干部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典型案例,其中有两个保护伞竟然“亲自安排黑老大跑到外地躲藏”和“发展涉黑人员入党”!

其二,他亲自安排黑老大逃跑。

刘肇邦又称,爆炸品处理课人员10日早进一步检查,证实炸弹组件完备,可以被引爆,并加入铁钉,增加杀伤力。他表示,警方不排除9日发现土制炸弹的位置,是暂存的地方,不法分子意图在其他地方引爆。刘肇邦也称,以炸药数量及性质推算,若炸弹被引爆,附近50至100米亦会被波及,以9日发现的地点计算,对面皇后大道东整段马路也会受影响。

《人民日报》12月11日发表评论文章称,暴徒这一极具危险的“杰作”现身校园,让整个香港社会不寒而栗。他们在文明退化和向恐怖主义“进化”的路上正渐行渐远。文章称,当燃烧弹在终审法院门前出现、土制炸弹在校园里发现的这一刻,香港社会应该明白了,指望暴徒节制自己的欲望已是奢谈,梦想暴徒拿出建设性的一面几近荒唐。他们只有在破坏和搞乱香港中才能找到自己的归宿、获取存在的价值,他们是罪犯而不是真诚的示威者。唯有止暴制乱,才是守护香港市民的根本利益与福祉,守护这个城市的基业与未来。

“广州市纪委监委在查办白云区太和镇园夏村原党支部书记刘杜棋涉黑案件中,与公安机关组成8·29联合办案组,通过交叉审讯、联合审讯等方式深挖彻查,共挖出14宗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线索,已立案查处2名市管官员和1名处级官员。”

通报提到,2002年以来,以刘杜棋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垄断该村工业区自来水和电力供应,强卖集体土地,违规截留集体资金,严重破坏当地经济和社会正常秩序。

1999年至2013年间,涉黑人员彭美林先后因犯故意伤害罪和寻衅滋事罪被花都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和一年零九个月。刑满释放后,又因涉嫌寻衅滋事被广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决定劳动教育一年六个月。

“省纪委监委通过查处深圳市李华楠案,打掉了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黑恶犯罪集团”

2015年7月,彭美林被赤坭镇瑞岭村党支部违规发展为党员。

截至今年4月底,广东纪检监察机关共处置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线索8518件,立案查处2442人,其中厅级官员5人、处级官员94人;给予党纪政务处分1302人,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453人,各项指标均居全国前列。

如今,刘参议已经被移送检察机关起诉。

其中,还特别提到了刘杜棋。

刘肇邦表示,综合搜集的情报及调查,警方认为此次未必是单一的个别事件,8日检获真枪实弹,拘捕多人,有人计划除了用枪械外,也会用炸弹伤人。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已将两宗案件合并调查,正追查弹药的来源及犯罪团伙。警方不排除不法分子在社区藏有更多枪械,以及具杀伤力的炸药 ,并呼吁市民若见到怀疑爆炸品,切勿干扰,需尽快离开现场,并报警求助。

去年5月,上述媒体披露,以刘杜棋、刘杜雄、刘杜荣三兄弟为首的刘氏家族在园夏村内纠集多名社会不法人员,利用刘杜棋任村党支部书记的职务便利,低价占有村社多块土地后迅速予以转卖,侵蚀集体资产利益。

据报道,9日中午,在香港华仁书院现两个放满铁钉的土制炸弹装置,警方爆炸品处理课到场移除。警方10日晚在脸书上传影片,警察公共关系科警司刘肇邦在影片中表示,9日检获的两枚土制炸弹与挪威2011年的恐怖袭击中所使用的炸弹类似,均存在硝胺成份,而事件当时在挪威导致8人死亡30人受伤。

而这位退休的刘参议,是“保护伞”,他保护的“黑老大”是太和镇园夏村原党总支部书记刘杜棋。

2005年至2010年,刘参议利用镇党委提名建议权的职务便利,帮助刘杜棋当选园夏村党总支部书记,纵容刘杜棋在园夏村违规发展党员14名;收受刘杜棋20万贿赂,为其名下的违法建设不被拆除提供保护。

在去年9月,广州市纪委监委就曾经曝光了刘参议的相关问题。

通报中首先提到的是白云区太和镇原党委书记刘参议。

其三,为黑老大“开小灶”。

督导组建议,加大打击力度,形成全社会共同打击涉黑涉恶犯罪的整体合力。

深圳政法委原书记背后也有“保护伞”

那刘参议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以上两个“保护伞”只是广东查处的超2440名保护伞中的两个。

他主动为刘杜棋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犯罪问题出谋划策,亲自安排其前往外地躲藏,并为其向公安机关有关领导求情逃避处罚,致使刘杜棋涉嫌违法犯罪行为长期未被查处,逐步发展成以其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

“刘杜棋三兄弟涉黑涉恶涉腐”还登上了《中国纪检监察报》。

今年5月,广东省纪委监委曾披露了一组数据:

政知君注意到,除了刘参议之外,花都区赤坭镇瑞岭村原党支部书记姚立志也被通报了,他的问题是“违规发展涉黑人员彭美林入党”。

“省纪委监委机关严肃查处了深圳市委原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李华楠等一批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

去年10月9日,深圳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李华楠被查,今年4月被双开。根据官方释放的消息,这位当年的政法委书记,背后还有“保护伞”。

这篇文章中称,还提到了李华楠。

湖南一盘踞13年“保护伞”被拔除 商家放鞭炮庆贺 “13年了,这帮恶人终于被抓了,我就说正义是不会缺席的。”“真是大快人心啊,这帮人当时强拆我家两个门面,不仅不给钱,还派人跟踪去我家威胁我们,现在提起来还想哭……”11月27日,湖南省株洲市纪委监委向社会公开征集许爱民、吴增明等涉黑涉恶犯罪团伙及其背后“保护伞”的违法犯罪线索和证据。随着这一犯罪团伙与背后“保护伞”被打掉,在株洲市芦淞区环洲服饰城里,一些商家自发放起了鞭炮。

2018年12月,赤坭镇瑞岭村原党支部书记姚立志、村党支部原组织委员朱汉明因负直接责任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